霸道嬌妻,警察蜀黍生個娃章節目錄 第431章 謝謝大家的月票,么么噠

  • 背景色
  • 字號
    默認 特大
  • 寬度
    640寬度 800寬度 默認寬度 1028寬度 1440寬度
  • 滾動
    雙擊開始/暫停滾屏
  • 幫助
  • 背景色 寬度 字號 滾動

章節目錄 第431章 謝謝大家的月票,么么噠

小說:霸道嬌妻,警察蜀黍生個娃 作者:陽光浬

刀塔自走棋攻略骑士 www.mgjnp.icu     聶錦之剛開始沒聽懂,心思轉了兩秒才明白意思。

    古代都是太監伺候宮妃洗澡更衣的。

    他冷笑,“我是不是太監你不知道,要不要今晚再試試?”

    簡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起身,一把拽過他手上的浴袍裹上:“流氓?!?br />
    聶錦之:“……”

    呵。

    他笑了一聲,頂了下腮幫,跟上了簡安。

    簡安吹干頭發,沒好氣的看著還杵在她房間里的聶錦之,他大概洗過澡了,只穿了件襯衫,衣擺也沒有扎在西褲里。

    她不耐煩的扔了吹風:“你該走了?!?br />
    “你那晚不是這么說的?!?br />
    聶錦之抬手解襯衫的扣子,一顆一顆,蜜色的肌膚一點一點的暴露出來。

    簡安抿著唇,盯著他不說話。

    男人脫了衣褲,簡安剛才只是猜測他可能已經洗過澡了,現在可以確定他是洗了澡了,聶錦之不常在這里過夜,家里沒有他的衣服。

    此刻。

    他除了襯衫和西褲,里面什么都沒穿。

    簡安:“……”

    聶錦之掀開被子躺進去,見簡安還站在那里,微一挑眉,“還想讓我把被窩給你暖暖和了?”

    房間里開著空調,雖然是寒冬,被窩里也不冷。

    簡安看著他,問的波瀾不驚,“聶錦之,你是不是同情我?”

    聶錦之唇角上揚的弧度慢慢的收了起來,他瞇起眼睛,“你有哪一點值得被同情?”

    簡安:“……”

    “父母雙亡?”他拿枕頭在自己腰上墊了墊,“簡安,這世上無父無母的孤兒多了去了,還有那些有父母卻被棄之不管的,但只有百分之十和你一樣家境好長的又漂亮的,那些比你慘的都沒被同情,你憑什么值得被同情?”

    簡安的臉從白到青,她抿著唇,“……聶錦之,你給我滾出去?!?br />
    “好了,”聶錦之收斂了臉上的戲謔,朝她伸手,“坐過來,跟你說正事?!?br />
    簡安大概猜到他要說什么。

    會所發現毒品,被要求停業整頓是必然的,她讓人守在那里,這么長的時間也該出結果了。

    聶錦之拉著簡安在身側躺下,“從會所出來的人,他們都一個個看過了,沒有簡家的人?!?br />
    簡安不意外,這種事就算她們不方便親自出面,也絕對不會隨隨便便找個人去,稍不注意,牽扯上的就是一條命案。

    聶錦之安排的那些人連簡家的人都要靠著她發過去的照片認,她兩個姑姑身邊的人,他們自然是不認識的。

    但簡安和她們斗了這么多年,她們的情況,她了如指掌。

    “會場的監控呢?”

    聶錦之躺下來:“我已經讓人拷貝了,現在先睡覺,明天早上再看?!?br />
    “我現在看?!?br />
    簡安推開他要下床去拿電腦。

    聶錦之扣住她的手腕將人拖了回來,手臂纏在她的腰上,將人禁錮在懷里。

    給了簡安一個‘我就知道會如此的’眼神,“我讓他們明早八點發過來,所以,現在睡覺?!?br />
    簡安心里惦記著這事,哪能睡得著:“你故意的?”

    “是?!?br />
    簡安:“……”

    本以為聶錦之多多少少會掩飾一下,哪想到他承認的這么干脆。

    簡安本來也沒怎么生氣,只要他否認,哪怕明知道他在說謊,這事也算翻過頁了。

    但聶錦之承認了,簡安想生氣,也該生氣,畢竟,他這是在赤裸裸的下她的面子。

    但因為剛開始沒有要發脾氣的意思,情緒一時沒辦法全部調動起來,木著一張臉盯著聶錦之。

    有些脾氣,當時不發,后面便怎么醞釀都不對勁了,便也懶得發了。

    她翻了個白眼,轉過身背對他。

    聶錦之夠著身子關了床頭上的壁燈,將人攬進懷里,下巴抵著她的后脖頸。

    男人的胡茬長的很快,一天的時間,已經有些隱隱出頭了,扎在皮膚上有些微疼,還有些癢。

    他吻著女人耳后的肌膚,低沉模糊的聲音傳來,“你在調查你爸爸當年的死因?”

    “恩?!?br />
    “我去幫你查?”

    簡安想到上次讓聶錦之幫她查宋曄,他那時的態度,冷笑的刺她:“怎么?現在不怕趟這趟渾水了?”

    “怕,”聶錦之低笑,“只是,總不能光要人不要麻煩吧?!?br />
    簡安:“我自己查?!?br />
    “真不要我幫你?”

    他其實已經讓人去查了,只是過了這么多年,大部分的證據都已經沒了。

    .........

    翌日。

    簡安醒來后身側已經沒有人了,她向來睡得沉,也不知道聶錦之什么時候離開的。

    手機在震動,她抬起手臂擋在眼睛上方,等適應了光線后才伸手接起電話,“什么事?”

    “簡總,簡家的兩位股東來公司了?!?br />
    簡安:“今天沒有股東大會?!?br />
    “她們說……”

    秘書的話還沒說完,手機便到了簡雨桐手上,“簡安,我們雖然只是股東,不直接參與公司的事,但重大的項目我們也是有發言權的,收購旌封的事,我們不同意?!?br />
    “呵,”簡安冷笑,“行,你去拉夠一半的股東支持你,我就重新召開董事會?!?br />
    “……”

    她直接掛了電話,將手機扔到床頭柜上。

    ............

    聶錦之已經做好早餐了,簡安下樓,他正將最后一份菜擺上桌。

    簡安趴在圍欄上看他,剪裁服帖的職業裝恰到好處的勾勒出她身體的曲線,察覺到她的視線,聶錦之抬頭,“下來吃飯?!?br />
    她支著下巴,勾著唇微笑,“田螺公子?!?br />
    “……”

    聶錦之蹙眉,沒搭理她,轉身進了廚房。

    等他再從廚房出來,簡安已經坐在餐桌前了,正拿著勺子喝粥。

    有點燙,她吃的很慢,嘟著嘴吹很久才喂到嘴里,一邊吃一邊看腕表。

    “聶錦之,下次早餐做西式的?!?br />
    簡單方便,來不及還能帶上在路上吃。

    “你當我是你家的傭人?”他將簡安碗里的粥倒進一個大碗里,用勺子攪了幾下,“不會做飯的人沒資格挑剔,做什么吃什么,這都不懂?”

    “那你下次把它釀涼了再端上來?!?br />
    “好啊,”聶錦之一只手撐著餐桌的桌面,另一只手撐著簡安的椅子靠背,彎腰和她對視,“要給你嚼碎了喂給你嗎?”

    簡安:“……”

    這個男人看著溫潤無害,似乎對她百依百順,但又時不時的刺她一下。

    ............

    吃完飯。

    聶錦之送簡安去公司,“晚上我來接你?!?br />
    “不用了,晚上可能要加班?!?br />
    想到還賴在公司里不肯走的兩個人,簡安頭痛的皺了皺眉。

    電梯門剛開,簡安就聽見簡雨桐和簡云的聲音。

    她走過去,面色很冷,極度的不悅,“什么時候簡氏的總裁辦成了菜市???兩位姑姑好歹也是出身名門,受過良好教養的,別被外人看了笑話,以為我們簡家出來的,都是這種上不得臺面的東西?!?br />
    簡安苛刻起來,向來是六親不認。

    即便對方是她的長輩,也沒有要留面子的意思。

    見簡安來了,圍觀的人一窩蜂的全都散了。

    簡雨桐臉色難看:“簡安,你就是這么對長輩說話的?說我們辱沒了簡家的門風,你這也好不到哪里去吧?!?br />
    簡安偏頭,冷漠的諷刺:“我有說我光耀門楣嗎?”

    “……”

    “給我煮杯咖啡,”這話是吩咐秘書的,她越過臉色各異的兩人往辦公室走,頭也沒回的道:“怎么,還沒被人看夠笑話?要杵在那里讓人圍觀?”

    雖然再不甘,但簡雨桐和簡云也只能跟著簡安進了辦公室。

    讓人看了笑話,于她們的形象也受損。

    辦公室的隔音效果很好,即便是在里面爭吵,外面也只能隱約聽到個音調。

    簡安自顧的坐到辦公椅上,椅子隨著身體仰靠的慣性前后搖晃,她翹著二郎腿,眼角微微下垂,“收購案當初是你們同意的,現在又反悔,這種朝令夕改的作風,不怕被人恥笑?”

    “簡安,我們是你的親姑姑,以前是因為有你爸爸,老爺子思想古板,總覺得男孩子接管家業才不是給了外人,但現在,你也是女孩子,以后也會嫁人,股份就應該平均分配,憑什么你一個人霸占了?!?br />
    “行啊,你去找爺爺說,遺囑又不是我立的,他同意改我沒意見?!?br />
    簡云:“你這擺明了就是耍賴,老爺子都死了,怎么可能改?!?br />
    “那就是你們的事了,”她的臉一沉,“如果沒有公事要說,就出去吧?!?br />
    簡雨桐將一疊照片扔在簡安的面前,“你說,這些照片和老爺子的遺囑內容一同被公布出來,你還能穩穩的坐在這個位置嗎?”

    厚厚的一疊。

    簡安用手一抹,每張照片都露出了一半。

    都是她和聶錦之在一起的場景。

    雖然沒有直接的親吻,但他們在一起時沒有避嫌,也沒有躲躲藏藏,很容易看出兩人關系匪淺。

    簡安冷笑,“所以呢?”

    “我們要的不多,老爺子遺囑里說了,股份分五份,加上你爸爸留給你的,你還是簡氏的董事長,并沒有什么改變?!?br />
    “嘩啦?!?br />
    簡安一揚手。

    照片被扔到空中,紛紛揚揚的落了下來。

    她冷冷的看著咄咄逼人的簡雨桐和簡云,“我就是把它捐了,也絕對不會給你們,我不在乎,大不了清零破產,這些照片,你們就是印了一張張的去發,也不需要向我報備?!?br />
    她按了座機上秘書的分機號,“叫保安,把人給我轟出去?!?br />
    簡雨桐和簡云氣的破口大罵,也不再顧忌場合,各種難聽的話都往外冒。

    她們來的時候轟動,去的時候更轟動,整個公司都知道了。

    簡安沉下心思處理文件,整個公司的人都戰戰兢兢的埋頭工作,生怕觸了簡安的霉頭。

    一天下來,陰沉的氣氛籠罩著簡氏的每一層樓。

    處理完手里的工作,簡安提前下了班,聶錦之來接她的時候撲了個空。

    秘書:“簡總不到五點就走了?!?br />
    她一副哀怨的表情,聶錦之蹙眉,“出什么事了?”

    秘書想起上次簡安警告她的話,將頭搖得像撥浪鼓,即使聶錦之再三追問也不敢說,但這種全公司都知道的事,他想知道,也不過是費點時間而已。

    很快,便知道事情的原委了。

    他驅車回家,家里黑漆漆的,簡安沒回來。

    聶錦之站在客廳里,皺著眉想了想,拿著車鑰匙出了門。

    他去了簡老爺子身前住的別墅。

    整棟別墅除了二樓的某個房間有燈光透出來,其他窗口都是黑森森的,聶錦之幾乎能確定,簡安在。

    他停好車過去敲門。

    很快,客廳的燈就亮了,有人來開門,是以前伺候老爺子的傭人,見過聶錦之。

    看到他來,也沒有多驚訝,目光看向二樓,“簡先生來了,小姐在樓上老爺的房間,已經呆了好幾個小時了?!?br />
    “謝謝?!?br />
    “小姐好像心情不好,來了就一直在上面,看著老爺的遺像一句話都不說?!?br />
    聶錦之謝過后上了樓。

    房間門虛掩著,燈光從里面透出來,柔和的灑在地毯上。

    他推門進去。

    房間里彌漫香燃燒的味道。

    聶錦之走過去,也從一旁的香盒里抽了三支點燃,認真的舉過頭頂,彎腰拜祭后,插在香爐里。

    簡安知道是聶錦之來了,深吸了一口氣,深深的看了眼照片上稍顯年輕的爺爺,唇瓣緊緊抿了抿,“走吧?!?br />
    聶錦之點頭,和簡安一起出了房間。

    轉身關門時,他看到架子上擺著的一件東西,幽深的瞳孔微微一縮,握著門把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緊了。

    手背上青色的筋脈繃起。

    他開口:“簡安?!?br />
    沙啞的嗓音有明顯的異樣。

    簡安察覺到了,回頭,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

(←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熱門推薦

換一換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