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天錄作品相關 第四百八十八章 強索和結怨

  • 背景色
  • 字號
    默認 特大
  • 寬度
    640寬度 800寬度 默認寬度 1028寬度 1440寬度
  • 滾動
    雙擊開始/暫停滾屏
  • 幫助
  • 背景色 寬度 字號 滾動

作品相關 第四百八十八章 強索和結怨

小說:開天錄 作者:血紅

刀塔自走棋攻略骑士 www.mgjnp.icu     四靈戰艦升到極高的高空處,甚至到了四靈戰艦的極致。

    頭頂,就是看似靑虛虛薄薄一層的天穹罡風層,無聲的風猶如一片平滑清澈的琉璃,靜靜的鋪在頭頂。實則上,這一層澄凈、安靜的天穹罡風,就算是一塊金剛,也能在瞬息間將其攪成粉碎。

    從這里向天際極目眺望,甚至能看到更高的天空處,一輪輪懸掛在高空,正在吸收大日之光的太陽金梭。

    四靈戰艦靜靜的懸浮在這里,巫鐵坐在船頭,俯瞰著下方另一條慢悠悠升起的四靈戰艦。

    那條四靈戰艦升到了和巫鐵座艦相當的高度,靜靜的懸浮在數里外。

    司馬侑、司馬釁、司馬虎等一眾宗室將領站在那條四靈戰艦的船頭,一個個臉色難看的看著巫鐵。

    從這個高度向下俯瞰,就連大澤州之所以得名的那片大澤都幾乎看不到了,這里的高度高得驚人,哪怕司馬侑等人個個都是能飛天遁地的高手,也本能的覺得腿軟。

    他們平日里就算破空飛行,最多也就是在萬丈高空行事。

    而這里距離地面,何止十萬里?

    尋常人從這個高度掉下去,不夸張的說,怕是還沒落地摔死,早就在空中饑渴而死了。

    兩條四靈戰艦相隔不過數里地,巫鐵靜靜的坐在這邊笑看著他們,而特意登門拜訪的司馬侑等人,居然站在那條四靈戰艦的船頭發呆,居然不敢縱身飛躍過來。

    “呵呵,貴客登門,還請過來一敘?!蔽滋牧伺拿媲暗某ぐ?,舉起了一個青銅酒爵,輕描淡寫的說道:“不過,諸位司馬將軍,你們可真不夠意思……嘿?!?br />
    巫鐵斜睨了司馬侑等人一眼:“本公在前面和大武的人玩命,諸位逃回楓州去了。嘖,真不知道,軍部會不會治你們一個臨陣脫逃的罪名?”

    搖搖頭,巫鐵將爵中美酒飲盡,笑著向司馬侑等人招了招手:“不過,隔著太遠,不方便說話,還請諸位過來吧?呵呵,諸位不會,連這點膽子都沒有吧?不愧是能臨陣脫逃的……膽小鬼!”

    “胡說八道!”司馬侑戰戰兢兢的指著巫鐵呵斥道:“霍雄,不要信口胡柴,吾等可不是臨陣逃脫,而是去楓州整頓兵馬,準備救援大澤州,抗擊大武軍團!”

    巫鐵聳聳肩膀,他懶洋洋的說道:“既然如此,諸位不去帶著兵馬追殺滅晉軍主力,你們跑來找本公做什么?本公可是奉了陛下圣旨,等手下人收拾妥當,就要回安陽了?!?br />
    司馬侑等人相互看了看,咬咬牙,司馬虎一條腿伸出了船舷外。

    極高的高空,在四靈戰艦的?;し段誆瘓醯?,司馬虎這條腿剛剛伸出四靈戰艦的防御陣法外,‘嘩啦啦’一聲響,他的一條褲腿就被無形的罡風吹成了碎片,猶如無數花蝴蝶一樣隨風飄散。

    司馬虎日常的衣衫,那也是靈兵級的好東西,這條長褲,也是九煉靈兵級的寶衣。

    居然就被風硬生生的吹散了?

    司馬虎一條健壯有力的小腿露了出來,‘嗤嗤’聲中,眼看著司馬虎的皮肉被撕開了一條條極細的,比頭發絲還要細,卻深有一寸多的血口子。

    鮮血一下子就噴了出來,然后被罡風震成了血霧不斷噴濺。

    司馬虎痛嚎了一嗓子,身體一哆嗦,急忙將腿縮了回去,眼看著他的小腿被涌出的鮮血染紅,他的整條大腿都在劇烈的顫抖著。

    罡風力道太可怕,不僅僅撕開了他小腿上的皮肉,更好似一柄大錘重重的擊打在他的腿上,差點將他的大腿骨給扭得脫臼了。

    “這……”司馬侑等人頓時一陣狼狽。

    他們知道在這極高的天穹罡風下,生存環境極其的惡劣,可是他們實在是沒想到,在這極高的高空中,環境居然惡劣如斯!

    司馬虎算是他們當中修為最高的一個,體修水平也是最強的一個,他都扛不住這里的罡風吹拂,可想而知若是司馬侑等人貿貿然的沖出四靈戰艦飛向巫鐵那邊,會是什么下場。

    “霍雄,你……你是有意的!”司馬侑總算是明白過來了。

    他們去大澤城登門拜訪巫鐵,卻被告知巫鐵在高空賞景,他們只能登上一條四靈戰艦直沖高空。

    他們算是明白了,巫鐵這是故意給他們難堪呢。

    賞景,這么高的地方,你賞個鬼???

    在這么高的地方,云都沒有一片,到處空蕩蕩一片清濛,你賞個鬼???

    “呵呵呵,諸位既然不愿意過來,想來也沒什么重要的事情……既然如此,還請回吧!”巫鐵放下酒爵,向司馬侑等人拱了拱手:“呵呵,本公就要回安陽安享榮華富貴了,諸位司馬將軍在前線作戰,戰場兇險,一定要小心謹慎啊……不然,萬一……”

    巫鐵很羞赧的看著司馬侑等人:“實在是我惹出來的事情,我重傷武獨尊,殺了武獨曜,又殺了武狂,還搶走了大武三件鎮國神器之一的黑天鼎……哎,哎,哎,不知道大武神皇的脾氣怎么樣?他會不會惱羞成怒,親自帶著大隊人馬來報復呢?”

    巫鐵很認真的看著司馬侑一行人:“你們一定要小心謹慎,千萬不要碰上火氣上來的大武神皇……會死人的!”

    司馬侑等人激靈靈的打了個寒戰,只覺一股寒氣從腳底心直沖腦門,一個個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巫鐵的話雖然是有意恐嚇,但是實在是有極大概率發生。

    大武神皇武霸可是個野蠻、殘暴、殘忍、狠毒的瘋子,巫鐵做的這些事情,肯定會激怒他……搞不好,武霸已經帶著大隊人馬在趕赴大澤州的路上了!

    巫鐵倒是回去安陽享福去了,司馬侑他們……卻奉命要在前線建功立業??!

    “霍,霍雄……這是滅武軍前鋒軍團主將令狐嵩大人!”司馬侑死死的盯了巫鐵一眼,猛地側開了身體,幾個宗室將領左右分開,一名身量不高,體型健壯,氣息沉穩,尤其是一雙眼睛頗為明亮的男子顯出了身形。

    “令狐嵩大人是國朝一品侯爵,和令狐家當代家主,是嫡親的兄弟,國朝名將無數,能夠出任前鋒軍團主將,可見令狐嵩大人的才干?!彼韭碣Р恢濫睦錮吹撓旁礁?,剛剛還有點消沉、膽寒的他,居然又變得洋洋得意起來。

    “我等,其實是陪令狐大人特意來拜訪你的?!彼韭碣嗆塹南蛄詈緣懔說閫?。

    令狐嵩穿著一套墨綠色的甲胄,沒有戴頭盔,滿頭長發披散在身后,雖然身量不高,但是自有一股威嚴氣派。他向巫鐵點了點頭,然后一步邁出了船舷。

    ‘嘩啦啦’一聲巨響,令狐嵩身上的披風、戰袍被無形罡風吹得劇烈搖晃,發出刺耳的聲響。

    令狐嵩周身涌出了金色光芒,一圈圈金光在他身后凝成了一座火焰形、猶如神龕的光輪,光輪中隱約可見一座氣勢恢宏的大山若隱若現。

    令狐嵩一步一步穩穩當當的走向巫鐵所在的四靈戰艦,他每一步踏在虛空中,都在虛空中留下了一枚清晰的金色足印。猶如黃金雕成的金色足印在空中遲遲不散,任憑罡風吹拂,反而越發的光焰奪目。

    一步一步的,令狐嵩花費了足足一盞茶時間,這才慢悠悠的走到了巫鐵所在的四靈戰艦上,然后他四平八穩的,隔著長案在巫鐵面前盤膝而坐。

    “霍雄公爵!”令狐嵩雙眼越發的明亮,他雙手很有氣勢的杵在長案上,身體微微抬起來,略微低頭,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俯瞰巫鐵。

    “小手段,不成大事。刁難一群后生晚輩,算不得本領?!繃詈災賦雋宋滋室飩牧檎澆⑸細嚦盞撓靡?。

    “令狐大人說笑了,要說后生晚輩,呵呵,本公年紀也不甚老,和他們算得上是同輩?!蔽滋醋帕詈裕骸暗故橇詈筧?,您今年貴庚???您要找本公說事,直接來就是了,何必帶上他們?”

    譏誚一笑,巫鐵譏嘲道:“一群臨陣脫逃的紈绔廢物,令狐大人莫非以為,他們能幫你什么?”

    令狐嵩沉默了一陣子,然后壓低了聲音:“霍公說笑了……本將軍以為,此次大戰,他們定然能大放異彩,建立不世奇功,然后加官進爵,成為人人夸耀的大晉俊彥……您以為呢?”

    巫鐵笑得格外燦爛:“不可能,不可能的……您一定是喝多了,在說笑呢?就他們?大放異彩?呵呵,您指的是在哪一方面大放異彩?”

    令狐嵩再次沉默,他看出來了,巫鐵對司馬侑等人是沒有半點兒好感。

    沉吟片刻,令狐嵩淡然道:“罷了,本將軍也就不廢話了,霍公能重傷武獨尊,擊殺武狂,這是霍公的手段,高明,真個高明,本將軍佩服……但是霍公潛入大武滅晉軍中軍大營,擊殺武獨曜……”

    “那也是我的本事,你羨慕?嫉妒?”巫鐵絲毫不客氣的回了一句。

    “有內應吧?”令狐嵩冷眼看著巫鐵:“而且,這內應,是大武太子武獨尊給你的吧?這件事情,瞞不過咱們,畢竟對付武獨尊的計劃,還是左相大人親自擬定的!”

    巫鐵沒吭聲,左相令狐青青,不就是你令狐嵩的老祖宗么?

    “霍公要回安陽榮養,那些內應什么的,霍公拿在手上也沒用……”令狐嵩笑著說道:“交出來吧?武獨尊和霍公的聯系方式之類的,全交給本將軍,如何?”

    令狐嵩笑看著巫鐵說道:“本將軍若是能多斬殺幾個大武皇子,或者多殺幾個大武大將,這也是為大晉效力,削弱大武國力的好事??!”

    巫鐵收斂了笑容,他看著令狐嵩,輕輕說道:“你們……沒能勾搭上武獨尊?”

    令狐嵩皺起了眉頭,他沉聲道:“實話實說,根本來不及。這才幾天時間,本將軍帶軍從大晉腹地趕來大澤州,一路奔波,絲毫無休……包括左相大人在內,這么短時間內,根本聯系不上武獨尊!”

    令狐嵩沉聲道:“眼下,也只有霍公你,掌握了和武獨尊的聯系方式了……這一點,霍公可不要否認哦?”

    巫鐵直勾勾的盯著令狐嵩:“可是,憑什么呢?本公憑本領拿來的東西,憑什么平白無故的給你,讓你帶著這群廢物去建功立業呢?”

    巫鐵手指輕輕敲擊著長案,冷冰冰的說道:“以本公的手段,若是本公不被調回安陽……怕是還能立下更大的功勞,建立更高的功勛,搞不好封王都有可能……本公很詫異,本公被調回安陽,這是陛下的意思,還是某些人建議陛下作出的決定呢?”

    令狐嵩向后縮了縮身體,他手指同樣輕輕的敲擊著長案,過了半晌,他幽幽說道:“霍公要明白,吃獨食,會被撐死的……有了足夠的功勞,該收手的時候,就收手罷。你區區一下賤軍戶出身,能有今日,已經是你祖上積德,不能再奢求了!”

    巫鐵看著令狐嵩。

    令狐嵩看著他。

    過了許久,巫鐵幽幽道:“當初,本公被發配來大澤州,是司馬侑搶了本公的功勞,司馬侑的母親,是你們令狐氏的族女吧?不要說,搶走本公功勞的事情,你們令狐氏沒插手?!?br />
    令狐嵩冷冷的看著巫鐵:“那又如何呢?你現在,已經得了足夠的好處,還惦記著當初的事情,何必呢?”

    巫鐵笑了笑,他輕聲道:“這次,本公豁出去性命,好容易建了功勞,得了封賞,你們見到了好處,覺得打退大武似乎并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所以,你們又眼巴巴的上門來搶東西了?!?br />
    令狐嵩周身散發出一絲絲冰冷的煞氣,他悠悠道:“可是,霍公要明白,我令狐氏愿意搶你的東西,證明你有價值……你應該感到,榮幸!”

    巫鐵直勾勾的盯著令狐嵩:“我想試試,我不讓你們搶的話,你們能把我怎樣呢?”

    令狐嵩愕然瞪大眼睛看著巫鐵。

    他回頭看了看數里外四靈戰艦上站著的司馬侑等人,皺起了眉頭。

    “霍雄,你真的這么想?這樣,很不好?!繃詈蘊玖艘豢諂?,不斷的搖頭:“你這樣,是想要徹底和我令狐氏翻臉嘍?”

    “那又如何?”巫鐵笑看著令狐嵩:“總不能,天下人都慣著你們吧?”

    令狐嵩直起了身體,他的左手下意識的按在了腰間劍柄上。

    ‘呼呼’聲中,數百名胎藏境高階乃至胎藏境巔峰修為的五行精靈長老從船樓里竄了出來。

    令狐嵩的左手猶如觸電一樣猛地彈開,他目光如刀,狠狠的掃過數百名五行精靈長老的面孔,齜牙咧嘴的朝著巫鐵笑了笑,站起身來,轉身就走。

    一步一步,一步留下一枚金燦燦的腳印,令狐嵩回到了另一條四靈戰艦上。

    “走!”令狐嵩一聲大喝,化為一輪奪目的金光,卷起了司馬侑等人,直接沖出了戰艦,向著下方筆直的飛落。

(←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熱門推薦

換一換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