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從時光中走來正文 第278章 叫來聽聽

  • 背景色
  • 字號
    默認 特大
  • 寬度
    640寬度 800寬度 默認寬度 1028寬度 1440寬度
  • 滾動
    雙擊開始/暫停滾屏
  • 幫助
  • 背景色 寬度 字號 滾動

正文 第278章 叫來聽聽

小說:你從時光中走來 作者:半支煙頭

刀塔自走棋攻略骑士 www.mgjnp.icu     這下,葉佳禾吐吐舌頭,叫著不覺得,但是被紀一笹說出口的時候,好像是挺尷尬的。何況,當年在北洵,這件事就鬧得沸沸揚揚的。

    至今葉佳禾都記得。

    葉佳禾眨了眨眼,就這么咬著筷子,難得調皮:“那你希望我叫你什么?”

    紀一笹倒是直接:“老公?!?br />
    葉佳禾的臉更紅了。

    “叫來聽聽?”紀一笹有了逗弄葉佳禾的想法。

    葉佳禾在閃躲,終究還是不好意思,但是也沒忤逆紀一笹的意思,很安靜也很小聲的叫了聲:“老公——”

    紀一笹輕笑出聲,這樣的笑聲低沉磁性,短促好聽。

    葉佳禾干脆低頭,一聲不吭的吃飯,也不再看紀一笹,反正她聽不見,就可以自然的裝作不知道!

    紀一笹倒是沒再為難葉佳禾。

    一直到飯后——

    徐阿姨來收拾的時候,葉佳禾才把自己的臉抬起來,紀一笹已經戲謔的開口:“我都以為你不打算把臉抬起來了?!?br />
    葉佳禾有些嗔怒的捶打了下紀一笹。

    紀一笹倒是認葉佳禾打著,這樣的力道根本不痛不癢。

    而后,紀一笹淡淡的說著:“我和小乙說了戰庭的事情?!?br />
    葉佳禾啊了一聲:“你和小乙?”

    “我是他爹地,和他打電話交流不是很正常的事情?”紀一笹挑眉反問。

    “是挺正常的?!幣都押桃蠶氬壞椒床檔幕?,然后忽然想起什么,“小乙怎么說?”

    “有點意外?!奔鴕還G回憶著紀以桀的口氣,“他說,你確定了再和我說。但是起碼也沒拒絕我的電話,這是好事,不是嗎?”

    葉佳禾噗嗤一聲笑出來:“小乙其實一直挺怕你的,又崇拜又害怕,你給他布置太多功課了,看見你,他連忽悠人的力氣都沒有?!?br />
    “還有什么?說來我聽聽,下次看見他才好收拾他?!奔鴕還G循序漸進的問著。

    “還有啊——”

    葉佳禾被紀一笹牽著,就這么在沙發上坐著,靠著紀一笹的胸口,安靜的說著以前紀一笹和紀以桀相處的情景。

    說了很多很多。

    紀一笹也很聽的很安靜。

    在葉佳禾的話題快結束的時候,紀一笹總會引出下一個話題,氣氛也始終融洽。

    一直到葉佳禾困倦了,紀一笹才停了下來:“睡覺好不好?!?br />
    “好?!幣都押痰難燮ざ加行┏挪蛔×?。

    紀一笹很直接的抱起葉佳禾,葉佳禾沒反抗,任紀一笹抱著,一直到兩人枕在綿軟的大床上。

    快入睡的時候,葉佳禾忽然又抓著紀一笹:“我明天能去看戰庭嗎?我今天沒看見他?!?br />
    “能去的話,沈灃會給你電話。戰庭的情況很穩定,韓啟堯說,快的話,明天應該就會轉到加護病房了,別太擔心?!奔鴕還G安撫。

    “好?!幣都押痰男惱嫻姆畔呂戳?。

    而后,葉佳禾才真的閉上眼睛,沉睡了過去。

    紀一笹摟著葉佳禾,漸漸的進入睡夢。

    是夜,仍然風平浪靜。

    ……

    ——

    翌日。

    葉佳禾醒來的時候,大床上已經看不見紀一笹了,但是在床頭,壓著一張紙條,是紀一笹的留言。

    【我先走了。晚上還是回別墅睡?!?br />
    簽名就簡單的一個笹字,蒼勁有力。

    但是葉佳禾看著臉頰卻莫名一陣陣的燥熱,紙條被葉佳禾抓在手中,一直到皺成一團,葉佳禾才回過神。

    她又整整齊齊的把紙條鋪好,然后折好。

    徐阿姨正好來敲門:“紀太太,可以吃早餐了?!?br />
    “好?!幣都押湯衩駁牡佬?。

    而后,徐阿姨就退了出去,葉佳禾快速的起身,把自己收拾好,就下樓去了餐廳,徐阿姨已經把早餐擺好了。

    “這是紀先生走之前特意交代廚房的,他說你喜歡吃這些,讓我們不要弄錯了,然后叫我們盯著你要把早餐吃完?!斃彀⒁貪鴨鴕還G的話如實的轉達給了葉佳禾聽。

    葉佳禾楞了下,嘴角不可抑制的揚著淡淡的笑意。

    然后她安安靜靜的坐了下來,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著。

    再看著放在一旁的手機,葉佳禾剛想給紀一笹發短信,紀一笹的電話就已經打了過來。

    葉佳禾立刻接了起來。

    “起來了嗎?”紀一笹淡淡的問著。

    “剛剛起來?!幣都押痰拇鹱?,“為什么你起來的時候不和我說一聲?!?br />
    這話,讓紀一笹輕輕的笑出聲:“說了我怕我就走不了了?”

    葉家一時沒反應過來,下意識的問著:“為什么?”

    “因為我老婆太誘人,我會忍不住?!奔鴕還G說的一本正經的。

    這下,葉佳禾吃進嘴里的粥直接嗆了,她咳了好幾聲,都沒能緩過來。

    紀一笹無奈的說著:“臉皮還是這么薄?!?br />
    葉佳禾瞪著屏幕上的紀一笹,干脆不說話了,就這么把手機放在一旁,低頭認真的喝粥,但是沒喝一會,葉佳禾又主動把手機拿起來了。

    然后,紀一低低的笑著。

    葉佳禾有些惱,先發制人:“你在做什么?”

    “開會?!奔鴕還G沒隱瞞,“順便再清理邊上的內奸?!?br />
    這話,讓葉佳禾安靜了下,才認真的交代:“你要小心點,不要讓自己受傷了?!?br />
    “好?!奔鴕還G笑著應著。

    ……

    兩人就這么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一直到葉佳禾吃完早飯,這才驚覺自己纏著紀一笹很久的時間。

    “我們好像說了很久了?!幣都押逃行┎緩靡饉?。

    紀一笹笑:“喜歡陪你說話?!?br />
    葉佳禾的臉一紅,干脆催促起紀一笹:“你快去忙吧,晚上見?!?br />
    “晚上見?!?br />
    紀一笹的話音還沒完全落下,葉佳禾就已經切斷了視頻,他低低的笑出聲,知道葉佳禾是羞澀了,只是紀一笹也沒戳破。

    他把手機放在一旁,而后才看向了站在面前的蘇祁:“繼續吧?!?br />
    蘇祁面不改色,眼觀鼻鼻觀口,繼續匯報起了工作進度。

    紀一笹分神聽著,但是心思卻仍然還在葉佳禾的身上。

    ……

    葉佳禾掛了電話,臉頰燙的厲害,一直到葉佳禾走到窗邊,風吹在臉上,才漸漸的吹掉這樣燥熱的感覺。

    忽然,葉佳禾的手機再一次的傳來震動。

    葉佳禾看見來電,立刻接了起來,沈灃的容顏出現再屏幕上,開門見山:“佳禾,戰庭已經轉入加護病房了,你準備就可以過來了,快到的時候告訴我,我安排人帶你上來?!?br />
    “好?!幣都押痰納舳家蛭樾韉募ざ?,有些微微的顫抖。

    沈灃倒是笑了笑,理解葉佳禾的激動,交代了幾句才掛了電話。

    這下,葉佳禾是真的坐不住了,想也不想的拿起自己的隨身包,就快速的朝著醫院的方向趕去。

    她只想第一時間見到鳳戰庭。

    在車內的時候,明明不算太長的一段路,但是葉佳禾卻覺得度日如年的,不斷的拼命低頭看著時間,但是時間卻好似停止了一樣。

    江城的交通也出現了擁堵。

    葉佳禾的車被卡在路中間,徹底的動彈不得。

    葉佳禾的心也隨著這樣的情況,越來越緊張,而瑞金醫院就在對面街,她只要繞過這里,走到對面就是瑞金。

    這下,葉佳禾忍不住了,直接打開門要下車。

    司機發現了,立刻問著:“紀太太,你要去哪里?”

    “我直接走過去,這樣堵車太久了?!幣都押趟檔姆煽?。

    話音落下的時候,人也已經不見來了,司機叫都叫不回來,就只能這么錯愕的看著葉佳禾從自己的面前飛快的拋開。

    瞬間,司機冷汗涔涔。

    沈灃交代無數次,必須親自把葉佳禾送到醫院的地下停車場,結果葉佳禾就這么跑了出去。

    司機急急忙忙拿起手機撥打了沈灃的電話:“沈少,紀太太等不及,自己沖出去了,就在瑞金對面的馬路在等紅綠燈,我的車堵在車流里,動彈不得?!?br />
    沈灃的眉頭擰了起來:“我知道了,我讓人馬上出去?!?br />
    下意識的,沈灃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時間,這個點,早就過了江城最擁堵的時候,不可能能完全動彈不得的。

    他看向了窗外,窗外的車子排的很長,但是也只是沖著瑞金來的方向。

    但沈灃卻在這樣的車陣里一眼就看出來,這是人為操控的擁堵,那種不安的預感瞬間涌上心頭,還沒來得及下達命令,窗外的一幕就讓沈灃的臉色驚變了。

    ……

    葉佳禾走的飛快,不斷的和周圍的人說著抱歉的話,她跑的氣喘吁吁的,幾乎是第一時間就已經跑到了路口。

    只要過了馬路,就可以進入瑞金了。

    紅綠燈的時間只有一分鐘,但這一分鐘都讓葉佳禾覺得緩慢到了極致。

    在信號燈變化的時候,葉佳禾匆匆就朝著瑞金的方向走去,她的速度很快,也走在人群的最前面。

    然后,葉佳禾驚呆了。

    周圍的人尖叫了起來,對面街的人忽然拿著匕首就這么直落落的朝著葉佳禾的方向沖了過來。

    葉佳禾根本閃躲不及,加上周圍人群的推搡,就好似在故意把葉佳禾朝著匕首的中間推去一樣。

    葉佳禾也跟著慌了下。

    在匕首快頂到葉佳禾的面前時,忽然,一股迥勁的力道直接把葉佳禾從一旁拉開了,鋒利的匕首快準狠的把對方的西裝外套直接割破了,連帶里面的襯衫,鮮血涌了出來。

    這下,周圍的人群跟著尖叫。

    宋徹和紀一笹約了在醫院見面,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宋徹并沒開車,結果卻沒想到遇見了葉佳禾遇刺的事情。

    雖然三年不見葉佳禾,但是宋徹仍然可以第一時間認出葉佳禾。

    想也不想的,宋徹就把葉佳禾拉了回來,顧不得自己手上的傷口,而兇手發現宋徹的時候,想也不想的就鉆入人群里,消失不見了。

    宋徹不敢再追上去,害怕再發生別的意外。

    葉佳禾要出事,宋徹根本不知道怎么和紀一笹交代。

    那天電話,聽見熟悉的聲音,宋徹幾乎是喜極而泣,甚至沒有多詢問一句,毫不猶豫的就相信了給自己打電話的人就是紀一笹。

    似乎,三年的準備,老天爺并沒浪費。

    “是你?”葉佳禾認出了宋徹,“宋特助,您怎么會在這里?”

    宋徹反應的很快,顧不得自己受傷的手,直接牽起葉佳禾:“抱歉夫人,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先去醫院?!?br />
    葉佳禾回過神,這才發現宋徹受傷了,她立刻不說話了,快速的跟上了宋徹的步伐。

    宋徹始終護著葉佳禾,警惕的看著周圍的情況,生怕再有人忽然沖出來制造混亂,一直到他們安全的抵達瑞金,宋徹這才跟著松了口氣。

    沈灃的人也已經趕了下來。

    沈灃看見宋徹的時候,倒是不覺得驚訝,頷首示意:“跟我來?!?br />
    很快,一行人進了專用電梯,直接去了韓啟堯的研究室。

    而葉佳禾遇刺的情況,也已經第一時間通知了紀一笹,在葉佳禾和宋徹抵達研究室沒多長的時間,紀一笹的身影匆匆出現。

    臉上,是帶著稍有的驚慌失措,一直到親眼看見葉佳禾沒任何問題,紀一笹這才跟著松了口氣,就這么直接把葉佳禾緊緊的抱在自己的懷中。

    很久都沒說過一句話。

    “你把我弄疼了?!幣都押糖嶸乃底?。

    紀一笹這才松開了葉佳禾:“對不起?!?br />
    “我沒事,是宋特助受傷了?!幣都押探饈?,“他替我擋了那一刀子?!?br />
    紀一笹這才松開了葉佳禾,看向了宋徹,眸光多了一絲復雜,宋徹看見紀一笹的時候,幾乎是脫口而出:“二少?!?br />
    沒有更多的言語,十多年的默契,就算紀一笹的記憶失去,很多事卻仍然是本能。

    紀一笹主動走上前,擁住了宋徹:“辛苦了?!?br />
    “幸好我沒放棄?!彼緯溝納秈鵠闖廖?,但是卻仍然帶了一絲的哽咽。

    從紀一笹失蹤到現在,在紀氏集團徹底破產的時候,宋徹帶著紀氏的骨干成員重新創建了現在的公司。

    那是宋徹的信念,堅定的認為紀一笹仍然還在。

    而后,紀一笹松開宋徹:“先把傷口處理了?!?br />
    “是?!彼緯褂ι?。

    這樣的相處氛圍,就好似他們從來不曾分離過,仍然和之前一樣,并沒發生任何的變化。

    在韓啟堯的示意下,護士第一時間走上前處理了宋徹的傷口。

    紀一笹在一旁看著,快速的吩咐:“我先陪佳禾進去,一會出來,我們再說?!?br />
    宋徹頷首示意。

    而紀一笹已經牽著葉佳禾的手,朝著和研究室相鄰的另外一個門走去,那里就是加護病房,鳳戰庭也從重癥監護走出來,轉移到了加護病房。

    葉佳禾越是靠近這扇門,越是顯得緊張。

    她的心跳很快,手心汗涔涔的。

    “放松?!奔鴕還G安撫著葉佳禾的情緒,“戰庭應該是清醒的?!?br />
    葉佳禾嗯了聲。

    但是手心汗涔涔的感覺還是不可避免的泄露了葉佳禾此刻的緊張。

    紀一笹緊了緊自己的手,這才從容不迫的推開了相連病房的門。

    葉佳禾亦步亦趨的跟著。

    加護病房就好似一個套房,應有盡有,不會感覺到醫院的壓抑,所有的家具都是最頂尖的奢侈品牌,每一個細節都極為人性化。

    因為住的是鳳戰庭,所以也適當的調整了一些卡通的畫面,避免鳳戰庭覺得無聊或者害怕。

    而在葉佳禾走進病房的時候,鳳戰庭果然是清醒的。

    護士已經調整好了床的高度,鳳戰庭就這么靠在床頭,安靜的坐著。

    看見紀一笹的時候,鳳戰庭沖著紀一笹笑了,似乎是想讓紀一笹不要擔心自己,再看見在紀一笹身后的葉佳禾時候,鳳戰庭眉眼里的笑意更明顯了。

    葉佳禾小心翼翼的朝著鳳戰庭走去。

    鳳戰庭倒是很自然的拍了拍自己的床鋪邊緣,示意葉佳禾坐。

    葉佳禾指了指自己:“你是想讓我坐這里嗎?”

    鳳戰庭點點頭。

    葉佳禾笑著坐了下來,就這么仔仔細細的看著鳳戰庭,這是重癥監護室后,葉佳禾第一次這么認真的看見活生生的鳳戰庭。

    太多復雜的情緒,瞬間涌上了心頭。

    她的眼眶有些紅,手有些顫抖的抬了起來,就這么看著眼前的鳳戰庭:“戰庭,我能摸摸你嗎?”

    鳳戰庭又點點頭。

    葉佳禾的手顫抖著,輕輕的撫摸上鳳戰庭臉頰上的肌膚。

    仍然還是孩子的觸感,光滑柔嫩,但是卻少了這個年紀孩子該有的紅潤,顯得消瘦的多,這樣的鳳戰庭讓葉佳禾越發覺得心疼。

    那手就這么捧著巴掌大的小臉,怎么都舍不得松開。

    鳳戰庭就這么安靜的任葉佳禾撫摸著,大眼就這么眨了眨,看著葉佳禾。葉佳禾想把鳳戰庭摟入懷中,但是又害怕嚇到鳳戰庭。

    最終,不知所措的人反而是葉佳禾了。

    紀一笹看著,手很自然的搭在葉佳禾的肩膀上,淡淡的安撫:“不要著急,慢慢來?!?br />
    葉佳禾嗯了聲。

    鳳戰庭忽然動了動。

    葉佳禾變得緊張了起來:“戰庭,是不是我弄疼你了,對不起,哪里不舒服,我去找醫生好不好?!?br />
    鳳戰庭倒是搖頭,仍然在笑,然后很自然的把放在一旁早就準備好的繪本放到了葉佳禾的面前,比了比其中的一本。

    葉佳禾愣了下:“你要我念繪本嗎?”

    鳳戰庭點頭,就好似在詢問葉佳禾的意見。

    “當然可以?!幣都押滔胍膊幌氳乃底?,“我現在念給你聽好不好?!?br />
    鳳戰庭又點頭。

    他往床鋪里面挪了挪,給葉佳禾又騰了位置,葉佳禾靠著鳳戰庭,鳳戰庭也很自然的貼著葉佳禾的胸口,葉佳禾有些小心的摟著鳳戰庭,然后緩緩的念著上面的英文繪本。

    偌大的病房內,就只有葉佳禾好聽的聲音。

    紀一笹則安靜的坐在沙發上,打開筆記本,十指飛快的在下達指令,但是偶爾,他眼角的余光看向在母子倆的方向時,說不出的溫柔和繾綣。

    歲月靜好,不過如此。

    葉佳禾念完最后一個單詞,鳳戰庭的腦袋已經耷拉了下來,顯得愛困起來。

    葉佳禾小心翼翼的把鳳戰庭放了下來,調整了電動床的高度,方便鳳戰庭更好的入眠。

    現在的葉佳禾,就算要她拿命給鳳戰庭,葉佳禾都愿意。

    就在葉佳禾覺得鳳戰庭睡著的時候,她剛想起身,鳳戰庭的小手就這么緊緊的抓著葉佳禾的指頭,怎么都不肯松開。

    葉佳禾局促了。

    紀一笹看了過來,似乎有些無奈:“我從來沒想到戰庭會這么黏人。其實在鳳島的時候,戰庭除了我,誰都不怎么黏,包括外公在內,都是平平淡淡的。所以很多人給戰庭的評價是禮貌,慢熱?!?br />
    似乎只要是鳳戰庭的事情,葉佳禾就會特別有興趣,認認真真的聽著。

    這模樣,看著紀一笹都嫉妒了。

    他的聲音戛然而止。

    葉佳禾愣了下:“你為什么不繼續說?”

    “你那么在意戰庭,我會吃醋的?!閉獠皇羌鴕還G第一次這么說。

    葉佳禾的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

    紀一笹低低的笑出聲,想把葉佳禾帶離床邊,結果卻發現鳳戰庭就這么緊緊的牽著,怎么都不肯松手,彷佛只要松手了,就會下一秒瞬間哭出聲。

    葉佳禾怎么舍得。

    她看著紀一笹,一臉的求饒。

    紀一笹挑眉:“這筆帳我記下了,回頭再和你算?!?br />
    葉佳禾不吭聲,干脆也不看紀一笹,始終溫柔的看著懷中的鳳戰庭。真的是,怎么看都不膩。

    病房內又變得靜悄悄的。

    紀一笹也沒離開,安靜的處理公事。

    葉佳禾就這么陪著鳳戰庭,最終自己也跟著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似乎見到鳳戰庭后,那些不安才真的跟著徹底的消散。

    ……

    葉佳禾從沈灃的別墅直接搬到了醫院。

    紀一笹并沒反對,徐阿姨跟著一起過來幫忙照顧。

    也因為紀一笹在瑞金,鳳島來的人才放下心來,在紀一笹的命令下,已經直接啟程返回鳳島。

    也因為如此,所以葉佳禾變得自在的多。

    不然她總覺的有人在窺視自己的一舉一動,每天都顯得膽戰心驚的。

關注多看小說吧最新最快章節(m.duokan8.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熱門推薦

換一換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