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藏嬌:顧先生別玩了!章節目錄 第214章 侮辱

  • 背景色
  • 字號
    默認 特大
  • 寬度
    640寬度 800寬度 默認寬度 1028寬度 1440寬度
  • 滾動
    雙擊開始/暫停滾屏
  • 幫助
  • 背景色 寬度 字號 滾動

章節目錄 第214章 侮辱

小說:金屋藏嬌:顧先生別玩了! 作者:麥小冬

刀塔自走棋攻略骑士 www.mgjnp.icu     余念終是控制不住那份壓抑。

    此生,唯有兩個人愛對她說這句話。

    “念念,過來?!?br />
    一是顧垣城,還有……便是余還。

    這原本是這個世界上她最愛的兩個男人,也是最愛她的兩個男人。

    可或許她永遠也不會猜到,哥哥、摯愛,這本不沖突的兩個身份,會在有一天各自立在她心尖兒的天平上。

    她只能選擇一個,另一個注定要跌進萬丈深淵里。

    阿京已經將余還的房間收拾好了。

    雨太大,屋子里潲得厲害,她原本想要將窗子關好,卻只看到那立在雨中的傘和傘下站著的人。

    阿京是淋著雨跑出來的,她鉆進余念的傘下,仰頭拉了拉她的胳膊。

    阿京個子很小,余念比她高出了半個頭來,她沉著眉心去看阿京的臉,忽然便想起了什么?!案綹繾咧?,可說過要如何才能聯系上他?我只是猜想,鬼爺行事縝密,這宅子里的一切都早有安排,他可曾對你說過要怎么才能知道他的消息嗎?”

    余念只想,阿京是跟在余還身邊時間最長的人,也是他最信任的人。

    或許他留了什么話給阿京……

    偏偏眼前的女孩只是搖頭,臉上寫滿了哀怨。

    關于如何找到他,如何能知道他的情況,先生走時只字未提。

    阿京的手勢大概如是說。

    余念長吸一口氣,只是扯了扯嘴角。

    酸澀、無奈。

    “也對,他連自己的病都不愿意讓我知道,又怎么能留下聯系方式讓我騷擾呢?阿京,有的時候我真的很討厭余還,他做任何事從不會和別人商量,大男子主義,獨斷專行,我行我素,他真是……”

    余念說不下去了,只是一股子難以名狀的痛意就這樣流經她的四肢百骸。

    原來血緣,竟是這么奇妙的東西。

    或許此刻的余還也在經歷著某種痛苦吧,否則余念怎么會莫名其妙的感受到陣陣的痛?

    找不到理由,卻痛徹心扉,讓她自己都搞不懂自己。

    只是怎么待著都不舒服,非要如此自我折磨著才能好受些。

    余念在雨中站了好久,阿京卻一直陪著她。

    那女孩接過余念手上的傘,雙手并用的高高舉著,生怕余念淋上一點雨。

    她當真記得余還對她說過的每一句話,一定要好好照顧他的妹妹。

    她既答應過他,便絕對不會食言。

    就像當時阿京來到這宅子,只說要永遠照顧鬼爺,如此便過了十多年,即使姜年欺負她、毒啞她,阿京也不從有過半分動搖。

    她不能辜負余還,無論是他這個人或是他的期望,她永遠會奉為信仰。

    傘向著余念的方向傾了大半,阿京身上的衣服也濕了大半。雨水淋濕了她一側的臉頰,阿京不過只是用手背蹭了蹭,依舊站得筆直。

    余念終是看不過去了,她舍不得阿京跟著她一起受罪。唇瓣微啟,似乎溢出了一記嘆息。

    余念漫不經心的接過了傘,伸出胳膊將阿京攬得更近了些。

    兩個纖瘦的女孩就這樣相互攙扶著躲在一把傘下,可是屋子里,那個一直為他們遮風擋雨的人卻不在了……

    “走吧?!?br />
    余念輕聲說道,和阿京一起回了余還的房間。

    她不想回南苑了,她想住在哥哥住過的地方,好像這樣就還有他陪在她的身邊。

    又好像只有這樣,才能時時刻刻提醒著她,那些痛徹心扉、幾乎扼住她喉嚨的過往是真是又血淋淋的存在著的。

    *

    余念雖然躺在了床上,可她一夜未眠。

    合著眼睛睡不著,只是用淺淺迷蒙的視線看著窗外的黑色漸漸泛了亮光。

    阿京也沒有睡著,她躺在余念床邊的美人榻上翻來覆去。

    幾個小時的功夫,只給了她們兩一人一對黑眼圈。

    或許她們的心里各自都寫了一本擔憂,卻誰都不想去觸了誰的眉頭。

    房門緊閉,自然不會有人敢來打擾余念。

    直到阿京躡手躡腳的起身去洗漱,門外才傳來的切切喳喳的說話聲。

    “大小姐醒了嗎??!庇腥巳绱宋拾⒕?,那女孩大概是搖了頭。

    “哎,壁室那里的人……還需要大小姐來想辦法。那半烏之毒雖然中的不深,可也只有大夫有解藥。那人夜里犯了幾次病,臉色蒼白,整個人縮在角落里發抖,直到凌晨才好些,我怕再這樣關下去,毒入五臟,就真的救不了了?!?br />
    余念還是聽到了那些話。

    她緩緩睜開眼睛,卻又重重的合上。

    只是死死的揪著身上的被子,手心兒里透出了密密匝匝的汗水,身上越來越冷。

    外面的說話聲音很快便聽不到了,余念知道,阿京大概是把那人拉走了,生怕觸了她的霉頭。

    半烏之毒……

    余念壓根沒有聽過這東西。

    可若是只有大夫有解藥,那就糟糕了,畢竟就連余念都不知道那個家伙在哪兒,什么時候會回來。

    這宅子里沒有其他醫生了。

    顧垣城原本就病著,如今又中了毒,她唯一能想到的辦法便是送他走,越快越好。

    可他會走嗎?

    一個從深山老林里找回來的人,又怎么會痛痛快快的走?

    ……

    雨后的壁室,帶著讓人喘不過氣的潮濕。

    余念帶著一行人走進那院子,便讓看門人開了門。

    或許那人早就猜到余念會來,畢竟那日余還處置姜年和顧博瀾,這人始終在壁室里伺候著,也算是個見過大場面的了。

    顧垣城被關的那間屋子大概并不常用,門鎖都生了銹,擰起來費勁得很。

    門一推開,撲面而來的便是血腥味兒和一股子霉味兒。

    顧垣城一向潔癖,將他丟在這樣的環境里待了一夜,恐怕比殺了他更難受吧。

    “去把換氣和燈打開?!庇嗄疃宰拍鞘孛湃飼嶸檔?。

    伴隨著漸亮的燈光,和嗡嗡作響的新風裝置,余念便帶著幾個人走了進去。

    她從未見過顧垣城如此羸弱的模樣,臉色鐵青,唇瓣慘白,他靠在墻壁上,甚至連呼吸都困難。

    可他聽見了動靜,卻還是強打精神睜開了眼,透著那迷蒙的光對余念扯了扯唇瓣。

    他甚至沒有力氣去叫她的名字。

    余念對身后的一個下人努了努嘴,那個小丫頭便立刻會了意,端著一個瓷碗走到了顧垣城的身邊。

    他雖然病著,可五官依舊俊朗迷人,那小丫頭甚至不敢多看他一眼,只是羞澀的咬著唇瓣,伸出手,探向了那個男人的肩膀,作勢便要環住他。

    “滾!”

    溢出唇瓣的字眼冷澀又囂張,那雙銳利的眸子猛然瞪過去,嚇得那小丫頭再也不敢動彈,只能尷尬的蹲在顧垣城的身邊,顫顫巍巍的去看余念的臉色。

    “事到如今,垣大爺依舊這么囂張,果然有膽有識?!?br />
    余念面無表情的冷嘲熱諷,她大概是非要和顧垣城過不去了,明知道他不喜歡讓陌生人碰他,卻依舊帶了這宅子里最鮮嫩漂亮的姑娘來觸他的眉頭。

    “把藥給他灌下去,我們這宅子里可不能隨隨便便死人了?!?br />
    余念的話音一落,幾個姑娘便像是得了圣旨,齊刷刷的圍了過去。

    這幅畫面,或許當真算是此生難得一見的了。

    畢竟自余念記事起,便從沒見過顧垣城的身邊存在過這么多的女人。

    幾個姑娘有的摁著她的肩膀,有的摁著他的手臂,一碗解毒湯就這樣灌進了他的嘴里,一滴也不剩。

    余念來之前去過廚房,后廚的老嬤嬤們最是見多識廣,這棉蘭有的沒的東西他們聽說得也多。

    只是這半烏之毒,也被他們說得邪乎。

    原來大夫除了會看病,還會制藥。

    “半烏”便是他當時研究出來的,主要藥材有半夏和烏頭,所以叫做半烏,當然,這里面自然也還有其他的配料,只是這藥方只有大夫一人知曉。

    起初,這半烏只是用來懲罰那些做錯事的人,藥勁兒雖然不大,可卻磨人得厲害,每次毒發都會渾身麻木,味覺失靈,呼吸困難,說不出話,盜汗,四肢麻痹……

    而這一次次毒發過后,毒性便會侵入五臟,最后死于器官衰竭。

    這是一種極其適合現代社會的毒,無影無蹤,甚至不會給任何人留下把柄。

    只是那中毒的人,在毒發身亡之前,會經歷一段痛徹心扉的折磨,比死了還要難受。

    那老嬤嬤說過,解藥只有大夫有,她們雖然無能為力,但也可以找些尋常解毒湯來緩解藥性的發作。

    這方法雖然不知道會不會有用,可也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畢竟那制藥的人不在,余念也派人去翻過大夫的房間,一個研究藥材的人,屋子里竟然沒有半分和醫藥有關的東西。

    他走得干干凈凈,余念也只當這是她家兄長的意思,當真不想讓顧垣城有命活了。

    一碗苦湯下肚,顧垣城說的第一句話并不是問她這湯里到底有什么,反而只是沉著聲音,冷澀吼道,“讓她們都滾出去!”

    “讓她們都滾出去,那誰來幫你換衣服呢?”

    余念抬手指了指一個姑娘手中捧的干凈的衣衫,再望向顧垣城,卻又是冷絕的模樣。

    “還是說,你自己有力氣,能顧好你自己?好吧,把衣服放下,我們走?!?/p>

關注多看小說吧最新最快章節(m.duokan8.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熱門推薦

換一換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