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快跑,那個王爺壞得很第一卷 255.第二五五章 大禍臨頭(2更)

  • 背景色
  • 字號
    默認 特大
  • 寬度
    640寬度 800寬度 默認寬度 1028寬度 1440寬度
  • 滾動
    雙擊開始/暫停滾屏
  • 幫助
  • 背景色 寬度 字號 滾動

第一卷 255.第二五五章 大禍臨頭(2更)

刀塔自走棋攻略骑士 www.mgjnp.icu     華盈寒還是一動不動,只緊緊地握著韁繩。

    清算?

    他們之間,算得清嗎?

    她的余光里,身邊的人都拿著兵器在?;に?,而她面前這個,是天底下唯一一個拿自己的命?;す娜恕?br />
    仇和恩,算得清嗎!

    吳敬勇還在一旁拿著弓箭直指對面,壓低了聲音對華盈寒道:“將軍,如今可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只要這個祁國王爺一死,祁越兩國便再也不是咱們大周的對手,而將軍立下奇功,陛下也一定會把將軍府還給將軍!”

    董集又在后面喊道:“華將軍,你還在猶在豫什么,放著到手的功勞都不撿?你若膽子小不敢動手,我和大哥倒是樂意助將軍一臂之力?!?br />
    華盈寒漠然看著對面,對所有人的話置若罔聞,誰都沒理。

    “將軍若有顧慮,下不去這個手,就讓末將來替大將軍報仇吧!”

    華盈寒聞言一怔,接著余光里就出現了吳敬勇張弓拉弦的一幕。她驟然驚愕,在吳敬勇松手之際猛地推了那張弓一把,怒吼道:“誰讓你放箭的!”

    箭還是離了弦,她瞥見那箭近乎擦著姜嶼的手臂去過去,而他竟真的紋絲不動。

    若她沒有及時推那一下,若箭沒有射偏……他還有命?

    他就是故意的!

    華盈寒的眼眸一下子潤了,她盯著他,眼底又填滿了哀怨。

    吳敬勇沒料到將軍的反應會這么大,只埋下頭應了一聲,“將軍……”

    “走……”華盈寒凝著眸子徐徐言道,聲音很輕,倏爾她目光一定,憤然朝著姜嶼和他的兵馬大喊,“走!”

    吳敬勇大驚失色,拱手進言:“將軍莫要放虎歸山??!”

    董興也跟著質問:“華將軍,你這是做什么?”

    沈旭更是驚了半晌,最后一個愣愣問道:“華小姐你……你要放他們走?”

    華盈寒誰都沒理會,掃視著還圍在外面的士兵,厲聲下令:“讓他們走!”

    士兵聽令,開始往華盈寒所在的后方撤離,前面漸漸露出了一道大口子,足夠祁軍全身而退。

    華盈寒喊過著幾聲之后,陷入了六神無主的之境。她騎在馬上,瞥著地面,目光漸而渙散,眼中誰也沒有了……

    她聽見耳邊有了馬蹄的聲音,方才回過神,再抬眸瞧向前面時,看見的是他的背影。

    他聽了她的話,已帶著兵馬離去。

    千軍萬馬漸行漸遠,華盈寒的心一下子就空了,好似忘了自己在哪兒,忘了自己要干什么,更加沒功夫去顧慮她這么做會有什么后果……

    祁軍已經走遠,華盈寒還愣著沒動。周軍的將士們沒有得到撤軍的命令,也都跟著她繼續停留在原地。

    “將軍?”吳敬勇喊了一聲。

    華盈寒這才回過神來,挽了挽韁繩,輕聲吩咐:“走?!?br />
    大軍朝兩邊散開,讓出一條寬闊的路供她這個主將走在前面。

    沈旭看得出華盈寒的心情很不好,他心里再是不明白也沒敢去打擾,只默默地跟在她后面。

    董興和董集故意放慢了腳步,從大隊人馬里脫離,走在了最后。

    等前面的人馬走后,董集忍不住大笑了幾聲,道:“大哥,看來咱們遞給陛下的那封折子并不是在捕風捉影,她今日竟然當著眾將士的面放了祁國人,這不是通敵是什么?等陛下追究起來,任她有一百張嘴也說不清!”

    董興虛目嘆道:“此真乃天助!”

    華盈寒回到軍營沒有去主帳,而是回了自己的營帳。她坐到坐榻上,閉上眼睛,想讓自己先平靜平靜。

    她坐了沒一會兒,外面傳來了謝云祈的聲音:

    “盈寒?”

    她沒有吭聲。

    他道:“盈寒我知道你在里面,聽說你放走了祁國人,真有此事?”

    “是?!彼闈坑α艘簧?,寄希望于他得到答案后就會離開。

    謝云祈聞言嚇了一跳,顧不上什么合適不合適的,撩起簾子就闖了她的營帳,進來即問:“為什么?”

    華盈寒正坐在坐榻上揉著額角。她很想一個人靜靜,面對突然闖進來的人,她娥眉緊蹙,但是沒有說話。

    她今日發了很多火,斥過很多人,現在想想真是莫名其妙,仿佛什么重話都說不出來了,再也不想對些無辜的人發火。

    謝云祈徑直走到她面前,同樣眉宇深鎖,又道:“你知不知道你這么做,萬一被父皇知道了……”

    她打斷謝云祈的話,淡然道:“是我下的令,有什么后果我一人承擔就是?!?br />
    “你說得輕巧!”謝云祈氣歸氣,可他知道她不是個沒有分寸的人,更不會沒有理智到放跑勁敵,他問,“你為什么要放他走,是因為你們認識,還是因為別的?”

    華盈寒面無表情地搖了頭,“我不想說?!?br />
    “盈寒,這仗原本打得好好的,原本你可以再立一次奇功,原本……”謝云祈頓住了,急得在她面前來回踱步,“你說你這是何苦呢!還有,你不告訴我原因,我怎么替你向父皇解釋?”

    “殿下不用替我解釋?!?br />
    “怎么不解釋!難道你要我眼睜睜看著你被扣上通敵的罪名?”謝云祈俯下身,直視著她的眼睛,一字字鄭重地問,“你知道什么是通敵嗎?”

    華盈寒點了點頭。

    為君者,最看重的就是臣子的忠心,通敵意味著背叛,這在君上眼里這是不可饒恕的重罪,任她有再多的戰功都抵消不了。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有事的,我這就去岳州,去像父皇陳情,說你只是一時糊涂?還是一時……”謝云祈急成了熱鍋上的螞蟻,左思右想都想不到一個好的說辭。

    不是他腦子不好使,而是此事根本就沒法解釋。

    他聽說她今日不光放跑了祁軍,還在吳敬勇打算射殺敵將時,親自出手阻攔過……她的舉動,將士們人都看見了,哪兒是他向他父皇胡亂解釋兩句就能敷衍過去的。

    “事不宜遲,我現在就走,盈寒你待在這兒哪兒也別去,我保證,一定不會讓你有事!”謝云祈說得急切卻認真,就像大禍臨頭的人是他一樣。

(←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熱門推薦

換一換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