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少的異能甜妻正文卷 584 什么來頭(2000+)求月票

  • 背景色
  • 字號
    默認 特大
  • 寬度
    640寬度 800寬度 默認寬度 1028寬度 1440寬度
  • 滾動
    雙擊開始/暫停滾屏
  • 幫助
  • 背景色 寬度 字號 滾動

正文卷 584 什么來頭(2000+)求月票

小說:陸少的異能甜妻 作者:蕭小月

刀塔自走棋攻略骑士 www.mgjnp.icu     <h3>584 什么來頭(2000+)求月票</h3>

    誰都不知道御皇集團背后的老板是誰。

    御皇集團旗下包含了衣食住行,各個行業都有涉及,年產值最少百個億。

    也不看看自己是誰,御皇集團呢,是說贈送股份就送股份的嗎?

    就世界上頂級的黑金卡,那是一般人說辦就能辦到的嗎?起始存放最少也是百億,世界上資產超過百億的人屈指可數。

    但凡身家過億的富豪,網上都有報道過,又有誰不認識呢!

    姓蕭又資產過百億的人家,他們可從來沒聽說過!

    臺上的司儀還在念,臺下的人已經聽的耳朵都麻木了。

    那些東西,就算是他們這些權貴,終其一生都不能得到,所以他們寧愿相信,那禮單是假的。

    就是為了給新娘充面子。

    然而,當蕭亦湛請的律師拿著厚厚一疊合同書當場讓蕭千萸簽字的時候,所有人都傻眼了。

    蕭亦甚大家可以不認識,但那名拿著合同的律師卻是帝京最有名的名嘴律師,外號石大嘴。

    帝京的權貴們,沒有不認識他的人。

    “蕭千萸小姐,哦不,陸少夫人,這些合同上,只需要您簽上名字,按個手印,剛剛司儀念的這些東西全都屬于您了?!?br />
    石大嘴臉上掛著職業性的笑容,雙眼灼灼的盯著蕭千萸,那模樣兒就像是盯著一坨金子似的。

    “哥哥,阿湛哥哥,你們都知道我今天要訂婚?”

    蕭千萸和陸翊修一起,走到石大嘴面前,看向站在一旁的蕭千辰和蕭亦湛。

    陸翊修背著蕭千萸朝兩人使了個眼色。

    蕭千辰會意,對蕭千萸搖頭:“我之前并不清楚,所以爸爸媽媽也不知道,他們要是知道,怎么可能不來。不過雖然不知道你們訂婚,但他們早就為給們準備了禮物?!?br />
    蕭千辰從衣服口袋里拿了一個巴掌大小的木質盒子遞到陸翊修手里。

    “里面是兩張平安福,是奶寶走后,爸爸和媽媽一起去福昌寺求的,是慧明大師親自開過光的,你們兩人一人一枚?!?br />
    “慧明大師???那個高僧一般人見都見不到,沒想到少夫人的父母這么好運,竟能得到慧明大師親自開光的平安福。那可是比我們送的東西都要貴重?!?br />
    司儀羨慕的看著陸翊修手里的木頭盒子,雙眼恨不得把盒子盯出一個洞來。

    旁邊的人誰也沒理會他的自言自語。

    石大嘴雖然也很羨慕,但他掛在臉上無懈可擊的笑容,讓人看不出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蕭亦湛對陸翊修點了點頭,看向蕭千萸:“我也是才知道你們訂婚,剛剛趕到。因為匆忙過來,就只準備了一些薄禮,希望你們不要嫌棄。等你們結婚的時候,哥哥會送你們更大的禮物?!?br />
    蕭千萸搖頭:“已經很多了,而且我自己都不知道今天要訂婚?!?br />
    說著無辜的瞪了陸翊修一眼。

    蕭亦湛拍了一下陸翊修的肩膀:“爸爸送給你們的東西我不想拿出來讓他們都知道,所以,爸爸送給你們的禮物我都放在了御庭一期一號別墅里,那座房子的開門鑰匙就是奶寶你的指紋。送給奶寶的保鏢和傭人都已經住了進去。你們回源洲之前去見一見他們吧!”

    “爸爸他還好吧?”

    想起最后一次在p國辦結婚證時最后一次見蕭莫笙,蕭千萸心底總有一種不安的情緒產生。

    “爸爸很好,只不過沒在c國,他前段時間回了東南亞一趟,就算要回國,也要等一段時間?!?br />
    蕭亦湛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就把事先編好的謊話說了出來。

    蕭千萸相信了,但陸翊修對上蕭亦湛眼睛的時候,立即就讀取了他大腦里的東西。

    蕭莫笙竟然失蹤了,他們已經一個多月都沒聯系上了。

    陸翊修眼神復雜的看了一眼侃侃而談的蕭亦湛,斂下眸底的情緒,并沒戳穿他的謊言。

    既然他不想讓包子擔心,那他就假裝什么也不知道吧!

    或許再過一段時間蕭莫笙就回來了呢!

    如果一個月后蕭莫笙還是沒出現,那他再想辦法去找人。

    總之這件事還是不要讓蕭千萸知道為好。

    蕭千萸按照石大嘴的提示,把二十幾份合同簽完后,又從他手上接過一打合約書。

    石大嘴看著蕭千萸接過那些文件,恭喜道:“陸少夫人,這些產權和股份證明書自這一刻起,都是您的了?!?br />
    蕭千萸淡淡的點了點頭,客氣的道了聲謝謝。

    石大嘴的出現,讓那些之前質疑蕭亦湛送的禮物是假的賓客們,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不過,大家現在都在心底猜測著,蕭千萸到底是什么身份。

    蕭家到底是什么來頭?

    如此大的手筆,可不是一般人家所有。

    就算是國際排行榜上的首富都不可能拿出這么多好東西出來送人。

    蕭千萸的份量,在大家心里似乎又提了一層。

    以前覺得她今后就算是未來的總統夫人,也只是一個女人,是站在平等的角度看待她,而現在很多人幾乎開始仰望她了。

    就在大家紛紛猜測著蕭家的身份時,在外面做安保工作的林希突然拿著一個單子從門口跑過來,遞到了司儀手里,指了指蕭千萸。

    司儀會意,展開單子看了一眼,興奮的道:“醫圣費洛塔先生,贈送徒弟蕭千萸訂婚賀禮,a國郊區面積一萬平米以上的莊園兩座,農場三座,酒莊四座,私人海域五千畝?!?br />
    司儀的話音一落地,全場再次嘩然。

    蕭千萸是費洛塔醫圣的徒弟?

    就這個身份的份量,已經是讓人望成莫及了。

    a國的房產如果不是重要的人物,沒有綠卡,就算是有錢,也沒那么容易買到手。

    可如果是毒圣費洛塔的話,以他的身份,大家就沒覺得有什么了。

    大家唯有羨慕嫉妒蕭千萸的份。

    家里那么有錢也就算了,還有個身份那么強大的師傅,還讓不讓別人活了?

    就在大家以為,蕭千萸的家人,師傅都送完禮后,終于該輪到他們送禮的時候,林希手里拿著兩個古老的刺繡荷包,急匆匆的自正堂門口跑了進來。

    他跑的方向,正是司儀所站的高臺上。

(←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熱門推薦

換一換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