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舞江山:重生之嫡女傾城章節目錄 第150章 洪水8

  • 背景色
  • 字號
    默認 特大
  • 寬度
    640寬度 800寬度 默認寬度 1028寬度 1440寬度
  • 滾動
    雙擊開始/暫停滾屏
  • 幫助
  • 背景色 寬度 字號 滾動

章節目錄 第150章 洪水8

小說:鳳舞江山:重生之嫡女傾城 作者:晴無衣
第149章 洪水7← 快捷鍵 回目錄 快捷鍵→第151章 洪水9

刀塔自走棋攻略骑士 www.mgjnp.icu     馬車里,紫蘇的眼睛繃得圓圓的:“下雨了,真的下雨了,小姐您沒說錯,外面下雨了!”

    若真的下雨,那小姐做的夢很有可能是真的,趙莊真有可能發大水!

    顧云歌則是緊咬著唇,閉著眼睛靠在車壁上,外表看著淡定,其實手指都快將帕子摳爛。

    是的,下雨了。

    前世那場吞沒了趙莊的雨水,如期而至。

    外面一記驚雷,雨下的更大。

    車夫一開始還覺得涼快,也沒將下雨當回事,可是越走這雨越大,他在江南長大,都很少瞧見這么大的雨,漸漸便有些心慌,于是大聲對顧云歌道:“小姐,外面的雨越發的大了?!?br />
    意思是讓她拿個主意。

    顧云歌挑開車簾,瞬間外面的雨水打在了她臉上,像是細密的針,扎得人生疼。

    “我們還要走多久?”顧云歌問車夫,聲音差點被淹沒在漫天的雷雨聲中,“日落前能到嗎?”

    “到不了!”車夫大聲回答,“正常天氣還勉強可以,如今這大風大雨的,只會走的更慢,亥時前到都算快的了!”

    這會也就是未時,這么算來他們到那里還要四個時辰。

    顧云歌心中焦急,對車夫道:“盡量快著些!”

    車夫不明白這么大的雨,顧云歌為何還要執意趕路,卻也只能應下,在風雨聲中一下下抽著鞭子。

    外面的雨還在變大。

    就算是紫蘇有準備,可瞧見沒一會兒雨水就積了馬蹄深,還是緊張的咬了咬唇,正要與顧云歌說話,就感覺馬車一陣重重的顛簸,隨即車子就朝側面歪了去,顧云歌和紫蘇差點摔倒在馬車里。

    馬車的車廂翻了過來,好在車里有不少軟墊,顧云歌和紫蘇都沒受傷。

    外面的車夫費勁兒的抬起車廂,將顧云歌和紫蘇拉了出來,有些惶恐的道:“方才馬蹄打了滑,馬摔倒了,你們沒傷著吧?”

    伴著他的話,天際又是一陣驚雷,周遭已經是狂風暴雨,幾尺之外的都看不清。

    “沒有!”紫蘇大聲回答道,“可是馬車摔壞了,我們等下怎么走!”

    車夫也是一臉不知所措。

    現在莫說是馬車了,他們三人在郊外的官道上,兩邊都是農田,連個能遮雨的地兒都沒有,六小姐要是被淋得生了病,夫人回去不扒了他的皮?

    顧云歌卻沒想著避雨,大風吹的她幾乎站不穩,回頭看了眼塌掉的車廂,都要將嘴唇咬出血來。

    馬車已毀,眼下離趙莊距離尚遠,她怎么才能在天黑前趕到那里?

    瓢潑大雨落在顧云歌的身上,將她的衣衫全部淋濕,可冰冷的感覺也穿透了肌膚,沉到心底。

    就在此時,遠處傳來了馬蹄的聲音,一開始被暴雨聲遮住,聽到聲音時,顧云歌已經能看見馬車漆黑的輪廓。

    她眼睛一亮,不顧一切的沖了上去,伸手攔下了馬車,大聲道:“我們的馬車壞了,能否送我去趙莊,多少銀子都行!”

    顧云歌此刻心急如焚,沒有仔細看馬車的樣式,直到趕車的車夫將斗笠拿開,極為驚訝的看著她:“顧六小姐?”

    眼前這人穿著蓑衣,不同于以往的勁裝打扮,但他的樣子還是顧云歌熟悉的。

    七情。

    忽然看見熟人,她愣在原地,還是七情先反應過來:“六小姐,您先上馬車來說話,外面雨太大了!”

    兩人就車上車下的距離,都要喊著說話,聲音稍小一點都被淹沒在雨水了。

    顧云歌指了指后面:“我家的丫鬟和馬夫還在那里?!?br />
    七情伸頭沖著后方招呼了一聲,立刻有另一輛馬車上前,他轉頭對顧云歌道:“讓他們上后面的馬車?!?br />
    顧云歌這才注意,他們是十幾輛馬車一起,并非只有七情坐著的這一輛。

    這是再好不過的,顧云歌立刻招呼紫蘇和車夫去了后面,自己則上了眼前這輛。

    她鉆進馬車里面,一抬頭就看見了葉疏寒。

    許久未見,他仍是那副溫淡的模樣,只是唇色更蒼白了些。

    七情瞅準時間關上馬車的門,外面的喧囂像是忽然被隔開,顧云歌陷入忽如其來的安靜中。

    顧云歌有些尷尬,本想用袖子擦一下臉上的水,卻發現袖子比臉還濕,方才在雨里站了一會兒,她整個人就像是在水里泡過的。

    別說衣服都濕了,連發髻都散亂了,頭發濕漉漉的黏在臉上,面上也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汗水。

    而他還是端端坐在那里,恍如謫仙,襯得她更是狼狽。

    看著這樣的葉疏寒,顧云歌沒由來的生出一股自慚形穢的心思。

    自從她重生歸來,見到身份再尊貴的人都很是平靜,不卑不亢,此刻卻忽然覺得自己就像是土雞瓦狗,出現在他的面前都是褻瀆了美玉。

    “王爺?!憊嗽聘杈執僖恍?,“抱歉,弄臟你的馬車了?!?br />
    她眼下就是一只落湯雞,滴滴答答往下滴水的那種。

    葉疏寒倒是第一次看見她的局促,眼底笑意閃過:“無妨?!鄙焓質疽飭訟?,“請坐?!?br />
    他發了話,顧云歌才敢坐了下來,不過也只坐半邊,生怕將他的馬車弄臟。

    “你不必如此?!幣妒韜資值沽艘槐杷莞嗽聘?,嘴角有著淡淡的笑容,“馬車便是給人用的,你本非在意此事之人,何必讓外物擾了本心?”

    聽他如此說,顧云歌心里苦笑一聲。

    她也不想這般局促,可是在葉疏寒面前,就是本能的想夾起尾巴做人。

    興許是他身上的氣場太強了,就算救過她許多次,顧云歌心里也是有些畏懼的。

    不過葉疏寒都這么說了,她便也應聲道:“王爺說的是?!?br />
    說著往后挪了挪,假裝自己聽進去了。

    葉疏寒看透了她那些小心思,也看懂了她對他的畏懼,眼底的神色沉了沉,沒有再說話。

    他們倆在一起本就沒有太多話,葉疏寒話少,顧云歌又怕他,這一沒了開口的契機,便是長時間的沉默。

    顧云歌雖覺得尷尬,卻也不知道如何開口。

    倆人這般相顧無言了好一會兒,忽然馬車一個劇烈的顛簸,顧云歌冷不防的朝前倒去,直直撞在了葉疏寒懷里!

    頓時,一股清冽的氣息傳來。

    顧云歌嚇了一跳,反射性的要起身,馬車又是一陣顛簸,她再往前一道,徹底倒在他懷里,手指還本能的揪住他的袖子。

    就在此時,馬車門被打開一條縫隙,七情的聲音傳來:“王爺,顧姑娘,對不住啊,這路上的石頭太多,下雨天又看不見,沒磕著你們吧?”七情對里面說著話,并沒有往里看。

    這聲音分明是在正經不過的,可顧云歌聽著總有幾分古怪。

    “無事?!幣妒韜?。

    “那便好,小人就繼續趕車了?!逼咔樗低昃凸厴狹寺沓得?,露出個賊兮兮的笑容,手上趕著馬車,卻豎起耳朵聽里面的動靜。

    可惜雨聲太大了,他什么都聽不見。

    不過七情還是比較滿足,低聲偷笑道:“王爺,機會屬下也是幫您找到了,您要把握住了才是?!?br />
    這路上的石頭雖然多,可也不能將馬車顛成那樣,要不是他足夠聰明,用內里將馬車一震,哪能起到這么好的效果?

    七情暗自偷樂兩句,繼續趕車,絲毫沒有做壞事的心虛。

    馬車里面的顧云歌可就被他還慘了。

    因著這顛簸,她整個人都坐在了葉疏寒懷里,尤其是方才七情忽然打開門,她僵在那里不敢動,生怕弄出動靜讓七情看進來,于是直到他說完話還維持著這古怪的姿勢。

    忽然顧云歌反應了過來,連滾帶爬的從葉疏寒身上下來,臉紅的像著火了一般:“王爺,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方才不知道怎么的……對不起……”

    一著急都有些手足無措,背著葉疏寒稀里糊涂說了一大堆,都不知道自己再說什么。

    馬車中安靜下來。

    顧云歌能聽見自己心跳的撲通撲通的,就是沒膽子回過頭去看他。

    過了好久,才傳來葉疏寒的聲音:“無妨……咳咳?!?br />
    他說了兩個字忽然劇烈的咳嗽起來,咳得很是嚴重,好像要將肺咳出來。

    顧云歌也顧不得尷尬,回頭去看葉疏寒,只見他面色蒼白,臉頰上卻有些不正常的紅暈,立刻倒了一杯水給他:“王爺,你先喝點水?!?br />
    葉疏寒接過杯子喝了兩口,口中卻還在咳嗽,顧云歌便伸出胳膊拍他的后背,幫他順了順氣。

    一瞬間,少女獨有的氣息闖入葉疏寒的鼻息,讓他忽然想起方才她突然摔在他懷里的瞬間。

    就在那一刻,他素來平靜的心也狂跳了很多下,慌亂的不像他。

    饒是此刻,臉上的紅暈也還未褪去,好在顧云歌以為他是咳嗽的。

    葉疏寒過了半天緩過來,問顧云歌道:“你為何在這里?”

    “出城去趙莊?!憊嗽聘杞臃旁謐雷由?,回答的很干脆,“可是我的馬車壞在路上了,所以王爺您方便送我去一趟么,我有很要緊的事情?!?br />
    說到正事,她的神色認真起來。

關注多看小說吧最新最快章節(m.duokan8.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熱門推薦

換一換   
loading